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壹週刊報導:翡翠森林 陪你到最後
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realtimenews/news/324824
贖罪之路 他當毛孩送行者
「心中就是會有一個洞啊,那這個洞我也不知道怎麼去填滿,所以說我今天還在贖罪。」

寵物臨終服務師近年成為新興行業,問起許家豪怎麼走入這行的,他嘆了一口氣,說是為了贖罪,要贖什麼罪呢?他才娓娓道出飼養的吉娃娃「豆漿」的故事。翻出手機照片,雪白毛色配上大眼睛,豆漿的表情有些古靈精怪,「我們吃東西牠都會在旁邊看阿,吉娃娃那個眼睛,我就會哎呀不小心掉了一塊,他就會去吃」,話語中盡是對寵物的疼惜之情,但生命有時效性,心愛的寵物終有離開的一天。

「對寵物殯葬還不是那麼了解,聽獸醫院介紹,說哪裡可以做火化」,送走豆漿的過程,卻是一個不愉快的經驗,「那間火化的環境不是那麼理想,黑黑的、還有味道,重點是,那個火化師讓我聞到,他身上有酒味。」

他滿臉盡是懊惱,「你已經把寶貝送到那裡了,你沒辦法了你知道嗎」,沒有好好送走豆漿的遺憾,他上網查資料,「到底怎樣的流程才是對的,我就發現有寵物臨終服務師的課程」,讓他走向寵物禮儀這條路。

「我來為家人服務,拉他一把,希望家人不要跟我那時候一樣,不知道怎麼辦」,寵物臨終服務師的重點在悲傷輔導,「家人在悲傷的過程,他沒辦法說話,我們要幫他們說,引導、陪伴他們一起走完這段路,不要留有遺憾。」

寵物臨終服務從接體時開始,「遵從家人的信仰,如果是佛、道教,就會跟寶貝講一下話,請寶貝安心跟著我們走」,火化前會進行儀式,「幫寶貝把身體擦乾淨,依照不同宗教信仰誦經或是祈禱」,最後才送入爐室火化。

「我們也會跟家人確認,需不需要特殊服務,剪毛、蓋腳印等」,許家豪說,這些儀式過了就沒有了,要在適當的時機詢問家人需不需要,「要為家人想到這些細節,否則可能成為家人們的遺憾。」

「這是我想要做的事,我很確定」,許家豪說,寵物臨終服務師的薪資條件並不是相當優渥,「不能當它是工作,發自內心想去幫助人家,這樣才會做的久。」也有飼主問許家豪,這份工作他會做多久,「我說我不知道,可能哪一天我覺得豆漿已經滿意了,或許我就不做了。」
(撰文:郭逸君)
瀏覽數